下章台5:她偶尔会想起2019年的冬天(文/提花子)

下章台5:她偶尔会想起2019年的冬天(文/提花子)

她摘下了眼镜。目光之所及,因为没了六百五十度的凹透镜都成了马赛克。于是,她忆起了2019年的那个冬日。人真的是不能犯错的,更何况知其不可而为之。那年冬天,雪下得异常之大,但是却让人愈加的温暖。“玉,生日快乐,我会一直...

下章台4:在这快节奏肆意横行的年代,我想和你慢慢来

下章台4:在这快节奏肆意横行的年代,我想和你慢慢来

年轻时想过那种轰轰烈烈的日子,长大后经不起折腾,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又觉得平淡的日子经不起推敲,在浪费生命。无论哪种日子,怎么过,心境罢了。从实习结束到现在,我在家呆了一年多了。除去偶尔考个试,逛吃逛喝,在家的日子几...

下章台3:兴农的春

下章台3:兴农的春

“叮-------”起床的铃声打破了校园的宁静,我与往常一样,懒懒散散地从床上爬起来,迎接新的一天。不一样的是,以前常常附在窗上的水雾今天少了许多,天空也像被洗过一样,碧空万里。一阵风带来淡淡的寒意,催促着正穿外套的...

下章台2:春三月

下章台2:春三月

拂柳风中饮清酒,桃夭歌里叹年华。带有微醺恍恍,哪管料峭春寒,寻春去,去把红桃折三分,留一缕余香在此,歌尽笙箫。泯春寒,融却一池碧波,只余嫩柳娇俏,好绘春光。      &n...

下章台1:奋斗与运气

下章台1:奋斗与运气

晚上风轻轻地路过这个城市,树木轻轻晃动,我缓缓的放下笔,伸了个懒腰,陷入了奋斗与运气的思索之中。   久久徘徊在人生的道路上,才慢慢发现自己做的一切都是虚无。没有目标,没有志向,没有坚持。  并不是所有...

下章台:脉承差序,外延奉献

下章台:脉承差序,外延奉献

余秋雨曾于《中华文脉》中长叹感怀:“我不能不低头向大地鞠躬,再仰起头来凝视苍天。”“差序格局”这一形成于人伦之基上的人际关系仍是当下交往的主体。然而同学们,时代发展嬗变,在今日这“如何构建人与人的关系”主题班会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