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文/祁贺

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文/祁贺

当每一片月光都洒在她的身上,每根发丝都熠熠生辉,她在发光。小时父母忙于工作,我便成为了外婆家的常客。外婆是一个光是看着就很利索的人,袖子总是高高挽起,虽已年过花甲,但身上总有使不完的劲,忙忙碌碌过...

 提笔写从前,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提笔写从前,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今晚鬼使神差得看了看从前写的日志,才发现以前的我还挺爱写东西的,看着看着我都佩服这小子了,怎么这么有才,现在的我写不出这么天马行空的东西。然后我就开始嫉妒,我就开始不平衡,我一不平衡就开始写从前,写着写着我就真的感慨...

强弱论

强弱论

“生而强者不必自喜也,生而弱者不必自卑也。我生而弱乎,或者天之诱我以至于强也,未可知也。”在那个国家失去独立主权,饱受外国列强压迫的时代,中华民族的土地被列强侵占,中华民族的子孙被称为“东亚病夫”,中华名族蒙受了不计...

一撇一捺描红印,挥毫泼墨绘人生(文/五月卿)

一撇一捺描红印,挥毫泼墨绘人生(文/五月卿)

绺绺墨丝昭示着华夏文化,悠悠墨香宣告着九州历史。一撇一捺,是书法中最简单的笔画,却诠释了所有的炎黄子孙。从千载墨迹里走来的我们,脚下已经铺好了前辈为我们镌刻的“人”路,而这条路,却需要我们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里中走稳,...

自己亦是风景

自己亦是风景

晚风带着专属夏天的湿热拂过行人的脸颊,树枝肆意生长,遮蔽下一片天地。或许,人生最应该追求的是自我,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独成一片风景。   一开始我总觉得步行回家的途中充满了乐趣,但每当...

下章台33:接力棒的启示

下章台33:接力棒的启示

接力棒是聚力,是铺撒在团队中每个个体臂膀上的责任;是传递,是亘古绵延的道路上每个节点的延续。那运动场上汗水挥洒下的交接,将接力棒送往终点,恰如此时此刻奔往现代化道路上,每一项中国事业的传承与发展。 &nbs...

下章台32:籍·江悲

下章台32:籍·江悲

将军帐烛影摇悲,楚歌唱罢满山红。  是夜。  周方渐渐亮起点点火光,由远方向前聚来,在墨黑的天空下显得尤为刺眼。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与铁甲碰撞的金属声猛得撕破了这静谧的夜色。月光沿着那道缝隙...

下章台31:寻山(文/鹿一禾)

下章台31:寻山(文/鹿一禾)

雨打芭蕉,也打到了玻璃上,窗户渐渐蒙上雾气,看不清窗外。举起轻轻捏着的手,擦了擦。手湿了,窗外清晰了。远处那座山氤氲在雾气中,似幻似真,一如我对于过去的记忆。 那个初春起,在山中经过的场景便时不时地,像放电...

藏在山水中的他

藏在山水中的他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醉翁啊,你就是这世间痴情人。每当我流连于那云山烟水,你就藏匿其间,去带我领略那自然四季之美,山水之乐。 游颍州西湖,你藏在一叶扁舟之上,驾船引我去看那西湖好景——四季不尽同...

下章台30:千里青山揽冬月,一江秋水钓春雪(文/阡霜)

下章台30:千里青山揽冬月,一江秋水钓春雪(文/阡霜)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我在我早已荒芜了的记忆里只来得及捕捉那一点散落在昤光里的尘埃,我想我大概是个很喜欢山水的人,老家院前就一条小河,我常常从这头跑到那头,再后来大了点,就算不用人教也会拉着伙伴偷偷跑出去找水,找山,找不...